Our Recent Posts

Tags

No tags yet.

How art to wear? III ___Wim Wenders

逛博物館,是件非常花心力的事,不管是不是走馬看花。但,它依然是我獨自旅行必要的行程。記得一次,在杜塞道夫,為了趕行程與貪cp值的博物館套票,從早上到下午一連衝了三間美術館,都沒進食,將近下午四點,整個人已經餓到有點生氣,踏出美術館時,我發現怎麼大家都拿一跟冰棒在舔,我是說,哪裡在賣?給我一根冰棒!!!後來發現美術館的出口旁,有一個活動攤位,已經不記得是什麼活動,我問了攤位上的小姐如何取得妳們的冰棒,她是個看起來非常健康的德國青少年女孩,有著非常運動員的骨頭、肩膀、直直的馬尾,她對我笑了笑直接遞給我一個巧克力口味的。“這是免費的喔!”她說。崩潰了,我坐在美術館外面廣場卯舔,吃著我的巧克力冰棒,這一切都是值得的老天爺;吃完冰棒後,我立刻折回美術館買了一本專刊。那個展覽是:文溫德斯的攝影展。

我後來才發現原來杜塞道夫就是文溫德斯的出生地,那個拍著有點冷眼旁觀的疏離加上文藝學者氣息的電影導演,我反倒偏愛他出的一本書叫:“一次:影像和故事“2005年由田園城市出版,書的封面是隻拉布拉多,望著在澳洲的艾爾斯岩又回眸看著我們。書中展示了一張照片搭配一段文字,文字數說著對應照片的三兩事,不盡然是解釋說明,更像是相機鏡頭後面的攝影師獨白。公路電影,沒有配樂,只有汽車的引擎聲和駕駛人腦袋不為人知的故事。

這些最後都變成了養分,無論是設計、藝術、還是關於人生的課題。他教導我的或許是:永遠別忘了去挖掘表象的出處與來源。我希望透過寫著“How art to wear”專欄像他一樣看齊,至少,對這一路上影響著我並且陪伴我成長的這些導師們致敬。孤獨,是的,但有了他們就不這麼感到寂寞;藝術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你想要變成像他們一樣厲害的人,因為你知道他們對你的幫助與成長,然後你想要分享給更多人,用自己的方式。

我一直好喜歡文溫德斯拍天空的所呈現出來的藍色,因為你會發現他很喜歡拍天空,而且是天氣好的天空,一種精力充沛的藍色,灑下來,佔據天空一整大塊,好像一塊巨大的明快自由色彩,這讓人感到愉悅。有時候一張好照片不是照片多美,而是整個來龍去脈讓人鼓舞。透過文溫德斯的攝影、文字、電影,這些不解自明。傍晚,我在杜塞道夫街上點了一杯當地鮮釀的啤酒,咕嚕嚕地喝完,便搭上巴士繼續下個行程。三年後在台北,SHOUSHOU的衣服,承載了這些老師們給我的信念,然後我用自己的方式,繼續分享給:自由、一點點愛眷戀、但是活力充沛勇於實踐自我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