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Recent Posts

Tags

No tags yet.

How "Art to wear?" I _ Jackson Pollock

艾德哈里斯自編、自導、自演了一部電影,關於美國畫家Jackson Pollock的故事。我記得其中有一幕是佩姬古根漢穿著華服與高跟鞋踩著木造的樓梯地板到頂樓閣樓的帕洛克住家,進去前,她說:“我是佩姬古根漢耶,竟然讓我爬這麼高的樓梯,裡面最好有夠好的東西。“ 然後,她進了屋子,到處散落陳列的畫布,上頭濃濃的油彩堆疊,帕洛克與他老婆有點不知所措地望著她,她頭抬得高高的轉了轉,說:恩……還真有點意思……

後來帕洛克就變成繪畫藝術史上抽象表現主義的代表人物之一,美國藝術也在二戰後取代歐洲,拿到世界藝術中心的最大話語權。先不提及經濟與政治影響了藝術歷史的書寫,每每提到帕洛克這三個字,不外乎就是潑墨式的揮撒、巨大的畫幅、平擺在地面上的畫布滿塗著一層又一層的顏料堆疊;藝術學院的教育,更將焦點放在他作畫的姿勢、畫布平擺在地上的創作方式、行動的軌跡、甚至走進畫布裡頭的創作過程,再再都象徵了對傳統繪畫(架上繪畫)觀念的革新。反叛、不羈、揮灑、陽剛、大膽、接近動物性的狂野,就這樣透過顏料,透過那些色彩組合,傳達給大眾。

在繪畫藝術教育的養成上,帕洛克一直都不是首選。看似不需要技巧,甚至隨便潑潑灑灑的畫面,好像每個人都可以辦到。但我認為,帕洛克的作品,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嚴 加 監 控 隨 機 “的生產方式。色彩的層次與搭配,肌理的產生與收放,都在畫家的每一次潑灑中,嚴密選擇隨機與控制,每一件作品,可能經過超過一百次潑灑的手續,這仰賴的不只是對於色彩、構圖等基本繪畫技巧,更多是藝術家對於畫面取捨的自我美感訓練、經驗與天賦。因此,我們當然無法用隨便潑潑就完成一張畫來潦草解釋。

這樣看似狂放不羈的創作方式,其實是比想像中容易被運用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許多服裝設計師都運用過,從Dolce & Gabbana, Thom Browne, Dior, Raf Simons , Vivienne Westwood, Maison Margiela 和Alexander McQueen 更在1999年Spring的服裝秀上使用機械手臂噴灑著顏料在模特兒的臉、身體、裙子、全身上下。如果我們可以收服狂放不羈,是不是代表著我們更狂?這些俱有豐富層次與瀟灑藝術氣息的概念,早被大大的運用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上頭;顏料變成布料、油膩髒髒的油彩,變成手工細緻的飾面、或是色彩靈活多變的印花,讓穿在身上的人,為城市帶入更多態度與美感。

Art to wear, 絕對不只是參加高級晚宴的裝備、也不是那些捧著香檳杯的社交場合,繪畫的概念也不是只有在美術館裡可以體會欣賞。蘇珊桑塔格完成她的博士學位後,決定不在學院授課,反而當一個自由的知識份子,去評論與推廣她想守護的價值與美學。我們想要慢慢的告訴大家,並介紹那些我們喜歡並且深深影響我們的藝術家們,如何運用這些藝術家的想法在我們的日常生活,更甚者,我們願意分享每一次創意落實的過程,我們認為:獨一無二的T恤,是一種對話,我們告訴你們每一個產品的故事,你們駕馭著它,讓這些創意的經驗與能量能夠分享出去,讓你們的生活更加豐富深刻。

Link:

https://www.vogue.com/article/jackson-pollock-painter-influence-fashion


 

Copyright by © 2019 SHOUSHOU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